別人的路

一個人要穿過沼澤地,因為沒有路,便試探著走。雖很艱險,左跨右跳,

竟也能找出一段路來,可好境不長,未走多遠,不小心一腳踏進爛泥裡,沉了下去。

又有一個人要穿過沼澤地,看到前人的腳印,便想:這一定是有人走過,沿著別人的腳印走一定不會有錯。用腳試著踏去,果然實實在在,於是便放心走下去。最後也一腳踏空沉入了爛泥。

又有一個人要穿過沼澤地,看著前面兩人的腳印,想都未想便沿著走了下去,他的命運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
……

又有一個人要穿過沼澤地,看著前面眾人的腳印,心想:這必定是-條通往沼澤地彼端的大道,看,已有這麼多人走了過去,沿此走下去我也一定能走到沼澤的彼端。於是大踏步地走去,最後他也沉入了爛泥。

世上的路不是走的人越多了越平坦越順利,沿著別人的腳印走,不僅走不出新意,有時還可能會跌進陷阱。

生命清單

五官科病房裡同時住進來兩位病人,都是鼻子不舒服。在等待化驗結果期間,甲說,如果是癌,立即去旅行,並首先去拉薩。乙也同樣如此表示。結果出來了。甲得的是鼻癌,乙長的是鼻息肉。

甲列了一張告別人生的計劃表離開了醫院,乙住了下來。甲的計劃表是:去一趟拉薩和敦煌;從攀枝花坐船一直到長江口;到海南的三亞以椰子樹為背景拍一張照片;在哈爾濱過一個冬天;從大連坐船到廣西的北海;登上天安門;讀完莎士比亞的所有作品;力爭聽一次瞎子阿炳原版的《二泉映月》;寫一本書。凡此種種,共27條。

他在這張生命的清單後面這麼寫道:我的一生有很多夢想,有的實現了,有的由於種種原因沒有實現。現在上帝給我的時間不多了,為了不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,我打算用生命的最後幾年去實現還剩下的這27個夢。

當年,甲就辭掉了公司的職務,去了拉薩和敦煌。第二年,又以驚人的毅力和韌性通過了成人考試。這期間,他登上過天安門,去了內蒙古大草原,還在一戶牧民家裡住了一個星期。現在這位朋友正在實現他出一本書的宿願。

有一天,乙在報上看到甲寫的一篇散文,打電話去問甲的病。甲說,我真的無法想像,要不是這場病,我的生命該是多麼的糟糕。是它提醒了我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去實現自己想去實現的夢想。現在我才體味到什麼是真正的生命和人生。你生活得也挺好吧!乙沒有回答。因為在醫院時說的,去拉薩和敦煌的事,早已因患的不是癌症而放到腦後去了。

在這個世界上,其實每個人都患有一種癌症,那就是不可抗拒的死亡。我們之所以沒有像那位患鼻癌的人一樣,列出一張生命的清單,拋開一切多餘的東西,去實現夢想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是因為我們認為我還會活得更久。然而也許正是這一點量上的差別,使我們的生命有了質的不同:有些人把夢想變成了現實,有些人把夢想帶進了墳墓。

找傘

一次,一位教授對一個商人說:“上個星期,我的傘在倫敦一所教堂裡被人拿走了。因為傘是朋友作為禮物送給我的,我十分珍惜,所以,我花了幾把傘的價錢登報尋找,可還是沒有找回來。”

“您的廣告是怎樣寫的?”商人問。 “廣告在這兒。”教授一邊說,一邊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從報上剪下來的紙片。

商人接過來念道:“上星期日傍晚於教堂遺失黑色綢傘一把,如有仁人君子拾得,煩請送到布羅德街10號,當以5英磅酬謝。”

商人說:“我是常做廣告的。登廣告大有學問。您登的廣告不行,找不到傘的。我給您再寫一個廣告。如果再找不到傘,我給您買一把新的賠您!”

商人寫的廣告見報了。次日一早,教授打開屋門便大吃一驚。原來園子裡已橫七豎八地躺著六七把雨傘。這些傘五顏六色,布的綢的,新的舊的,大的小的都有,都是從外面扔進來的。

教授自己的那把黑色綢傘也夾在里間。好幾把傘還拴著字條,說是沒留心拿錯了,懇請失主勿將此事聲張出去。教授把這個情況告訴了商人,商人說:“這些人還是老實的。”

你知道商人的廣告是怎麼寫的嗎?

商人的廣告是這樣寫的:

“上星期日傍晚,有人曾見某君從教堂取走雨傘一把,取傘者如不願招惹麻煩,還是將傘速速送回布羅德街10號為好。此君為誰,盡人皆知。”

20美金的價值

這是我從一則英文故事裡讀到的:

一位爸爸下班回到家很晚了,很累並有點煩,發現他5歲的兒子靠在門旁等他。 “爸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”

“什麼問題?”“爸,你一小時可以賺多少錢?”“這與你無關,你為什麼問這個問題?”父親生氣地說。   

“我只是想知道,請告訴我,你一小時賺多少錢?”小孩哀求。 “假如你一定要知道的話,我一小時賺20美金。”

“喔”小孩低下了頭,接著又說,“爸,可以藉我10美金嗎?”父親發怒了:“如果你問這問題只是要藉錢去買毫無意義的玩具或東西的話,給我回到你的房間並上床。好好想想為什麼你會那麼自私。我每天長時間辛苦工作著,沒時間和你玩小孩子的遊戲。”

小孩安靜地回自己房並關上門。   

父親坐下來還生氣。約一小時後,他平靜下來了,開始想著他可能對孩子太兇了——或許孩子真的很想買什麼東西,再說他平時也很少要過錢。   

父親走進小孩的房:“你睡了嗎孩子?”“爸,還沒,我還醒著。”小孩回答。 “我剛剛可能對你太兇了,”父親說,“我將今天的氣都爆發出來了——這是你要的10美金。”

“爸,謝謝你。”小孩歡叫著從枕頭下拿出一些被弄皺的鈔票,慢慢地數著。   

“為什麼你已經有錢了還要?”父親生氣地說。   

“因為這之前不夠,但我現在足夠了。”小孩回答,“爸,我現在有20塊錢了,我可以向你買一個小時的時間嗎?明天請早一點回家——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餐。” 將這個故事與你所喜歡的人分享,但更重要的與你所愛的人分享這價值20美金的時間——這只是提醒辛苦工作的各位,我們不應該不花一點時間來陪那些在乎我們,關心我們的人而讓時間從手指間溜走。

多看了一眼

有一回,一位老人對我講了一個他自己的故事:

我年輕時自以為了不起,那時我打算寫本書,為了在書中加進點"地方色彩",就利用假期出去尋找。我要在那些窮困潦倒、懶懶散散混日子的人們中找一個主人公,我相信在那兒可以找到這種人。

一點不差,有一天我找到了這麼個地方,那兒是一個荒涼破落的莊園,最令人激動的是,我想像中的那種懶散混日子的味兒也找到了—一個滿臉鬍鬚的老人,穿著一件褐色的工作服,坐在一把椅子上為一塊馬鈴薯地鋤草,在他的身後是一間沒有油漆的小木棚。

我轉身回家,恨不得立刻就坐在打字機前。而當我繞過木棚在泥濘的路上拐彎時,又從另一個角度朝老人望了一眼,這時我下意識地突然停住了腳步。原來,從這一邊看過去,我發現老人椅邊靠著一副殘疾人的拐杖,有一條褲煺空蕩盪地直垂到地面上,頓時,那位剛才我還認為是好吃懶做混日子的人物,一下子成了一個百折不撓的英雄形象了。

從那以後,我再也不敢對一個只見過一面或聊上幾句的人,輕易下判斷和做結論了。感謝上帝讓我回頭又看了一眼。

頑石的啟示

我剛嫁到這個農場時,那塊石頭就在屋子拐角。石頭樣子挺難看,直徑約有一英尺,凸出兩三英寸。

一次我全速開著割草機撞在那石頭上,碰壞了刀刃。我對丈夫說:“咱們把它挖出來行不行?”“不行,那塊石頭早就埋在那兒了。”我公公也說:“聽說底下埋得深著哪。自從內戰後你婆婆家就住在這裡,誰也沒能把它給弄出來。”

就這樣,石頭留了下來。   

我的孩子出生了,長大了,獨立了。我公公去世了,後來,我丈夫也去世了。   

現在我審視這院子,發現院角那兒怎麼也不順眼,就因為那塊石頭,護著一堆雜草,像是綠草地上的一塊瘡疤。   

我拿出鐵鍬,振奮精神,打算哪怕干上一天,也要把石頭挖出來。誰知我剛伸手那石頭就起出來了,不過埋得一尺深,下面比上面也就寬出去六寸左右。我用撬棍把它撬松,然後搬到手推車上。這使我驚愕不已,那石頭屹立在地上時間之長超過人們的記憶,每人都堅信前輩人曾試圖挪動它,但都無可奈何。僅因為這石頭貌似體大基深。人們就覺得它不可動搖。   

那石頭給了我啟迪,我反倒不忍把它扔掉。我將它放在院中的醒目處,並在周圍種了一圈長春花。在我這片小風景地中,它提醒人們:阻礙我們去發現、去創造的,僅僅是我們心理上的障礙和思想中的頑石。

http://23019086.linkog.com

聯盟行銷部落格賺錢快速致富兼職創業免費試用OG咖啡小本創業

創作者介紹

妙靈的部落格..............

佳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